您好,欢迎来到点评了网站分类目录,在这里您可以寻找您所想要的网站地址,并点评您访问过的网站怎么样!

神奇百货倒闭,创业者跟投资人已经产生了信任危机。

时间:2016-10-26 来源:奥一网 浏览:313次

  几乎每隔一两个月都会曝出创业失败、公司倒闭或创始人跑路的新闻,资本寒冬下,投资人谨小慎微,创业者举步维艰,资本和项目该如何有效对接?

  近日一则18岁创业红人——神奇百货CEO危局跑路的消息在创投圈刷屏,与以往的负债、停业、跑路等创业负面不同的是,曾经力捧神奇百货的天使投资人朱波变脸自保的言行更让业内唏嘘不已。

  “从今年2月起,王凯歆完全听不进我的善意劝告,她简直像是换了人。”朱波表示自己已经放弃这家公司,并将其列入死亡名单,“太晚了,一把下落的刀是很难接得住的。”要知道在今年初王凯歆没有曝出负面消息前,朱波还在公开演讲“我为什么要投资那个98年的高中女生?”

  随着神奇百货的倒闭,王凯歆从曾经红极一时的18岁少女CEO跌落到被曝侵吞公款的跑路创业人,朱波也从独具慧眼的创业导师倒戈为极力与王凯歆撇清关系的路人。

  对此,曾投过wind资讯、海淘网、云生竹业等项目,上海爱就投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徐文伟对投资人和创业者反复强调,“资本需要带着温度,诚信则是对创业者考核的必选项。”

  资本的温度在哪儿?

  在搭建爱就投这一众筹平台之前,徐文伟有着十年的股权投资经历,“那时候我在反思,我们做投资的,如何让资本在我们手里不再血淋淋,而是充满温度?”

  但投资本身就是为了获得更高收益或资金增值的一种经济行为,有挣钱机会就投,见亏损势头就撤,是人之本性。

  在朱波说2月已经不关注神奇百货的同时,知乎网友爆出3月23日创新谷微信号刊发了名为《马兴瑞书记陪同万钢副主席视察深圳创新谷,感叹98后女CEO王凯歆自古英雄出少年》的新闻,王凯歆作为创新谷成功孵化投资的创业者代表向各位领导介绍了神奇百货的发展情况,陪同的正是朱波。

  随后,该网友发现,导致创新谷和朱波突然倒戈,炮轰神奇百货的主要原因,可能是2016年9月26日神奇百货工商信息中的股权变更:在变更前深圳创新谷以39万元占有神奇百货13%的股份,变更后深圳创新谷以9万元只占有2%的股份。

  资本的赤裸和冰冷向来如此,只是在神奇百货投资方倒戈一事中被公然抖出。

  “投资单一项目永远有风险,抱着赚钱的目的就要分散投资”,徐文伟称,“但众筹更多地是把带有温度的资本投向感兴趣的资源。”

  谈起爱就投发起众筹的每一个项目,徐文伟都如数家珍:海淘网的投资人全部是购物狂,尚9·一滴水酒店项目则拉来一群“吃货”和有需求的老板入股……兴趣之外,投资人和初创企业一起解决困难的故事更为徐文伟所津津乐道,“最重要的是我们和无数志同道合的人在探索一种新型的服务企业的商业模式。”

  创业者信用至上

  创业失败的案例分分钟都在发生,但能引起投资人断然倒戈的、创业者身败名裂,如此大波澜的,更多地是企业和创始人的信用危机。

  神奇百货的第一次信用危机来源于几年5月份GQ的一篇《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报道中说,王凯歆被爆料撒谎成性,交易数据造假,货源基本都来自于阿里巴巴,商业模式毫无技术含量等,句句令人咋舌。

  随后接连曝出辞退员工、闪电搬家、涉嫌漏税等风波,如今又陷入倒闭传闻,CEO王凯歆甚至被前员工爆料侵吞600万元公款跑路。

神器百货倒闭  

  目前,神奇百货的官方网站已经无法访问,APP内容全部清空。

  失信所具备的潜在杀伤力,对于股权众筹而言同样是致命的。正是看透了这一痛点,徐文伟给爱就投众筹平台的上线项目列了十大负面清单,其中创始团队的信用考核占到两条。

  一则标准为,“过往信用不良,不注重维护投资者关系,不懂得借力的创业者项目不能上线”,包括:主要创始人因诚信被起诉且败诉过的项目、主要创始人不愿意接受平台对其个人诚信记录予以考核和披露的项目、企业没有或不准备加入行业自律组织的项目。

  另一则为,“企业创始人离婚两次以上,有dubo等恶习,对合作伙伴不忠诚的项目不能上线。”触及到以上任何一条的创业项目,都将被一票否决。

  严格的考核标准也让爱就投的众筹项目成功率保持在80%左右。“现在,我们用两年多的时间,成功众筹30多个项目,众筹成功率在80%左右,累计认筹金额6.01亿,并且至今没有一个项目死掉”,徐文伟称。

  警惕过度包装

  从创业红人跌落至千夫所指,和王凯歆一样的90后创业明星无一不陷入被过度包装的漩涡。

  2015年参加创业真人秀节目时,王凯歆一身二次元装扮在电视上对着投资人喊出“我会帮你们赚够95后的钱”,并号称每天1000单的交易量,可谓风光无限。

  然而虚构的神坛有多高,跌落时就会有多惨痛,这也是爱就投所慎防的。

  据了解该公司将近60个人,其中项目尽调和管理服务的团队将近20人,风险控制团队10人,但没有一个销售员。“如果给团队过多的销售的压力,就有可能导致不自觉的过度包装项目,让投资人头脑一热就来投资,将来出了问题,就把众筹变成众愁了”,徐文伟调侃道。